紅網汨羅站7月16日訊(通訊員 謝江 周敏)7月15日,大雨傾盆。汨羅市城郊鄉上馬村。
  70歲的霍光贊老人在1000多平米的廠房內埋頭幹活,整理管材,準備明天裝車。今年是他到這裡打工的第四個年頭,每月收入2000元。
  公司老闆說,老人幹活很努力。
  霍光贊老人說,他是一家七口的頂梁柱,拼死也要撐起這個家。
  一個養了43年的智障女兒
  
  43年前,一個女嬰的一聲啼哭,讓霍光贊喜上眉梢,因為他有兒有女了!當年,兒子霍志勇2歲。他給女兒取了一個好名字:霍智慧。
  然而,事與願違。智慧5歲時候患上了腦膜炎,沒來得及醫治,落下了嚴重的後遺症,智力低下,語言障礙,並伴有癲癇。
  智慧沒有進過學校門。20歲的時候,家裡有考慮過給她招個上門女婿。然而,一次在醫院治病的經歷,讓霍家父母打消了這一念頭。
  “那隻是一次抽血,女兒手腳亂跳,嘴裡嗷嗷直叫,可嚇人了!周圍的人就像看把戲一樣……”回憶起當年情景,智慧母親眼裡滿是凄涼。她認為,女兒要麼是心裡恐懼,要麼是疼痛,她害怕女兒萬一結婚了,如何生得了孩子?!
  於是,霍智慧就這樣,跟在父母身邊43年了!她的世界里,沒有歡樂,沒有苦痛。
  一個患腦癌命懸一線的兒子
  
  上馬村地處城鄉結合部,從上個世紀七八十年代起,這裡的人們大多做起廢品回收生意,有的還辦起了工廠,家境殷實。如果再沒有意外,勤勞的霍家也是可以過上好日子的。因為,兒子霍志勇高中畢業後,就在這裡的鞋楦廠當上了模具師傅,1993年,他和一個姑娘戀愛結婚,很快,霍家有了第三代:大孫子霍濤。2005年,霍家還迎來了第二個孫子:霍景。
  兒子霍志勇被確診患上“頭皮惡性黑色素瘤”是2010年的事。“他不過就是吵著頭痛,不知怎麼就變得這麼嚴重了!”他的妻子恍如做夢一般,不敢置信。
  為了治病,霍志勇在家人的陪同下,輾轉長沙、北京尋醫問藥。“3次開顱手術,9次上北京,家裡土地征收獲得的30萬元早已花光了……”
  今年5月26日,湘雅醫院一紙診斷書讓霍家跌入了“冰谷”:腦轉移癌。
  因為動過了兩次伽馬刀,手術再也沒法做了!眼下,45歲的霍志勇靜靜地躺在床上,看不見,聽不見,知覺漸失。唯有每天,村醫還會來給他輸液護腦……
   一個身殘又智障的孫子
  
  今年9歲的霍景見生人來訪,一會坐在爸爸的病床上,一會顛簸著跑了。
  這是霍光贊老人的第二個孫子。腦袋碩大,前額凸起,後勺凸出,表情怪異,目光游離。
  這是一個因母親患上“妊高症”而早產的孩子。小霍景一齣生,就因為再生障礙性貧血在省兒童醫院住院半個月,隨後,每月需輸血一次,每次花費近2000元,一直到4歲之後,依然靠著藥物維持。藥物還能維持多久?大家都很迷茫。
  這是一個只能模糊發出類似“媽媽”叫聲的孩子。9歲了,霍景依然不會說話,不會吃飯,不能正常行走。一會傻傻的笑,一會獃獃的望著周圍,掠過傻氣,他的神情里流露出一絲驚恐,又轉瞬即逝。
  一位七旬老人的不屈服
  
  霍光贊老人曾經是一名會計。當年信用社在各村設立了工作站,他在那裡工作了十年。信用社工作站被撤銷之後,他做過搬運工,當過工廠管理人員。如果家庭不連遭變故,70歲的他,也該頤養天年了。2010年,兒子身患重病之後,老伴和兒媳負責照看家裡的三個病人,霍光贊老人開始四處打工,維持一家人的生活。他很要強,上班也好,加班也罷,都不輸其他人。
  “您累嗎?”
  聽到筆者的提問,霍光贊老人放下手中的活,抬起頭來:“不能累!”他說,這些年,有不少人幫助過他家,他心存感激,但是他不能有依賴思想。
  “我給老伴說過了,咱們準備討飯吧,也要讓大孫子安心念完大學!”
  霍光贊老人的心裡,有著最大的希望和信心,那就是他的長孫霍濤。霍濤現在湖南師範大學學醫,已經三年級了。“我是一定不能倒下的!我就是不吃不喝,也要把大孫子供完大學,甚至讀研,讓他有個前途!”
  說起大孫子,老人忽然之間,哭了。  (原標題:汨羅老人古稀之年拼命打工只因女傻孫殘兒病危)
創作者介紹

窗飾

yj93yjfi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