朱某是義烏一家酒水公司的老業務員,當地不少酒水商行的老闆蠻信任他,覺得他介紹的酒肯定沒問題。可沒想到,面對利誘,朱某沒摒牢,一年時間內賣出了2000多瓶假酒。即便,期間曾被工商部門查處過,他也沒覺悟,而是心存僥幸,繼續一門心思往下走,直到被公安抓獲。
  婚禮司儀聯手酒水業務員

  一年賣出2000多瓶白酒
  朱某,義烏人,1962年出生,從事酒類銷售多年,他所在的酒類經銷商是“洋河海之藍”等品牌的義烏區域總代理。
  周某,江蘇人,1989年出生,在商貿區某婚慶公司當司儀。
  兩人的事情要從去年3月說起,周某在當婚禮主持人的過程當中註意到,義烏人結婚場面奢華,煙酒消費市場非常大,他就想藉著自己能接觸到酒店、新人的優勢,堂堂正正地做白酒批發生意,可是在網絡上找貨源的過程中卻走了歪路。
  當時,周某在網上找了一個賣“海之藍”、“瀘州老窖”等白酒的北京供貨商,對方告訴他,酒是灌裝的,但是外包裝的防偽標識是真的,普通消費者很難辨別。
  以同品牌的低檔酒,灌裝進入高檔酒的瓶子里,這樣原來幾十塊的白酒,瞬間就漲到了一兩百元。周某眼饞這高額利潤,決定試試。
  因為沒有實體店面,假酒也不好賣,周某在進貨前,就去找在煙酒行當業務員的朱某商量。
  周某說,自己有親戚在賣酒,洋河海之藍等白酒比義烏要便宜很多,“我負責進酒,他負責聯繫客戶,收益五五分成。”
  一開始,朱某還有些擔心,自己在酒水公司上班,這樣的生意不能做,“不過我可以給你客戶的聯繫方式。”
  去年9月份,周某進了第一批假酒,共6箱每箱6瓶,“進貨價80~85元,給下家的批發價是105~110元。”
  當時,朱某就給周某聯繫了一個客戶,以比市場批發價低數十元的價格賣了出去,“每瓶110元。”
  一轉手就輕鬆賺得近千元的利潤,從中嘗到甜頭的周某變得膽大起來。半個月後,他進了第二批酒,共10箱。
  這次,朱某有些懷疑,為保險起見就開了一瓶酒嘗嘗,憑藉多年來對白酒品鑒的經驗,他一口就嘗出味道不對勁,問周某怎麼回事?
  這時候,周某才將灌裝酒的事如實告訴了朱某。在接下來的一年內,朱某和周某分工明確,一人進貨一人銷售,前前後後賣出白酒2000多瓶,貨值20多萬元,贏利7萬多元。
  曾經東窗事發過

  但他們還是沒收手
  期間,義烏市工商局義北分局執法人員在對蘇溪一家酒水商行檢查時,曾查扣店內的10箱60瓶假酒。
  商行葉老闆說,這批酒正是從朱某處買來的。
  執法人員對朱某進行了詢問,他當時的說法是,這批貨是從外地的一個朋友處購入,自己業務能力有限,沒有辨別出酒的真偽。
  因為案值達不到移送公安的標準,工商部門對兩人進行了嚴厲的批評教育,並處以1萬多元的罰款。朱某也表示,以後一定嚴格把關,絕不貪圖小利。
  但事實是,在高額利潤面前,朱某並沒有收手。
  根據辦案民警調查,朱某知道酒是假的後,行事就更加小心謹慎,只把酒賣給自己熟悉的下家,“一共4家都是酒水批發商。”
  辦案民警介紹,之所以這麼久,朱某的事都沒再敗露,一方面因為酒是灌裝的,但外包裝是真的,普通消費者很難分辨,另一方面酒水商行對朱某是相當的信任,因此相關部門一直沒有接到投訴、舉報之類的。
  直到前不久,義烏警方找上門,廿三里某酒水商行的黃老闆娘還對假酒的事情蒙在鼓裡,“朱某是酒水公司的老業務員,他介紹的總不會是假酒。”
  直到今年3月,江西警方查獲了一起銷售“洋河”、海之藍”等品牌的假酒案,最終牽出在北京開網店發貨的賣家。通過外圍調查,掌握了整個售假網絡後,9月1日晚上,義烏警方在春晗小區、賓王廣場,分別將周某和朱某抓拿歸案,併在周某工作的婚慶公司查獲假酒124瓶。
  本報通訊員 陳江豐 本報記者 龔望平
編輯:SN146
創作者介紹

窗飾

yj93yjfi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